第一节 夏季反“扫荡”斗争
                    (一)

  1941年和1942年,是苏中根据地从开辟、巩固到进入全面抗战和全面建设的阶段,是苏中根据地在建设中巩固,在斗争中发展的一个重要历史阶段。

  这期间,国际、国内形势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惊心动魄的事件层出不穷。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后,希特勒的军队肆意横行,席卷了整个欧洲,先后占领了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法国、希腊、南斯拉夫等国。1941年6月,希特勒挥戈东指,大举进犯苏联,铁蹄到处,苏联许多大城市纷纷陷落,德军直逼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与此相呼应,日本不宣而战,袭击珍珠港美国海军基地,同时进攻美国、英国在太平洋上的殖民地,发动了太平洋战争。

  日本企图从中日战争的泥沼中解脱出来,并把沦陷的中国大地作为它的战略后方,对国民党顽固派采取了以政治进攻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的方针。国民党顽固派在日本侵略者的怂恿下,公然打出“曲线救国”的幌子,指令大批军队投降日本,参加伪军者达五十万人,占伪军八十万人的62%。更为严重的是,国民党中央委员大批投敌,高级将领投敌竟达58人。同时,日军、伪军又勾结国民党顽固派,向我华北、华中、中条山、浙赣等根据地不断发动进攻,实行扫荡。

  在敌伪和国民党顽固派夹击下,八路军由1940年的四十万人,减少到1941年的三十万三千人;抗日根据地的面积也缩小了,人口由一亿降到五千万。抗日根据地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

  1941年6月,骄阳当空,暑气蒸人。江淮流域特有的“阴雨绵绵无尽期”的季节刚过去,转眼又热得连一身单军装也穿不住。苏中区党委、行署和一师师部都驻扎在泰东、茶、浒零一带乡间。黄昏时分,警卫战士们爱在附近的沟河、池塘里洗澡。有时,粟裕同志也拿条毛巾约我同去水塘边擦擦身子,驱除整天忙碌的疲劳,顺便扯扯工作。写到这里,我又不禁想起那时跟粟裕同志生活在一起的情景。那时候,他担任一师师长和苏中军区司令员(后又兼区党委书记)重任。他有指挥大部队作战的高超艺术和卓越才能。他那临危不惧、遇难不乱的坚韧沉着、果敢机敏、指挥若定的性格和远见卓识,使我十分钦佩和敬仰。我与他相处整整一年,从他身上学习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北渡长江以来,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过去了。共产党、新四军和苏中地区的广大人民群众,经过艰苦奋战,终于创建了一块有万余平方公里、五百万人口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这是多么伟大的历史进程呀!作为区党委领导人,我又深深感到自己肩负的担子很沉重,更觉得只有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才能建设、巩固苏中抗日根据地,推动历史的车轮不断前进!

  经过两次“扫荡”与反“扫荡”,敌我斗争形势愈益严峻。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发动群众,抗击日伪的“扫荡”,这样,才能坚持长期抗战,保卫根据地。

  4月间,我军连续作战半月,攻克泰州和靖江地区的古溪等五个日伪据点。令人兴奋的是4月17日,在泰兴以东的姚家岱战斗中,击毙日军泰兴城防司令以下二十余人,生俘日军三人,开创了苏中地区生俘日寇的纪录。

  我沉浸在刚刚过去的战斗记忆中,值班机要员打断了我的思绪,送来军部和华中局连夜发出的紧急敌情通报。通报说,7月17日起,东台、兴化、射阳镇、陈家洋各地之敌均增至千余,敌酋南浦已抵东台;20日,射阳之敌北犯(建湖县)蒋营、盖林镇,旋占领建阳镇;东台北犯之敌,一路已占领白驹并进至刘庄以南十余里;另一路进占东台以东之四灶及三仓河以西之小八灶;(射阳县)陈家洋之敌也有进攻(建湖县)的动向。据此情报,敌集中力量大举“扫荡”盐城地区已很明显。对敌企图夹击盐城的部署,一师二旅应负责打击由东台北进之敌,务必歼灭或击溃,始能改变战局。如敌已北犯,应尾击直至盐城附近。

  看来,近五个月根据地相对稳定时期已告一段落,反击日伪“大扫荡”的阶段开始了。盐城是我华中军事、政治中心,现在敌人集中兵力,企图从各个方面夹击我军部和华中局驻地,这无疑是对我党政军民的挑战,我应准备进行反扫荡的紧急动员。我预感到敌人此番进攻的规模,必将超过今年初春的两次大扫荡,初创的根据地又面临着新的考验。苏中区怎么办?看完敌情通报,我焦灼地期望与粟裕同志商讨对策。

  次日清晨,粟裕同志派参谋通知我参加紧急会议,地点临时定在师部驻地的作战室。在那间不大的砖瓦结构的屋子里,军用地图几乎挂满了整爿西墙,敌我态势的标记已经一一注出,可以想象得到,粟裕同志和作战参谋们又辛苦了一夜。

  赶到作战室时,粟裕和刘炎同志都在。我汇报了昨夜反复思考过的想法,他俩都表示赞同,认为很有必要以区党委名义,立即向各地委、县委发指示信,要求各级党政军机关对反“扫荡”斗争作出具体部署。师部和军区也同时向各部队发出相应指示,积极配合苏北地区反“扫荡”斗争。

  军事形势是很险恶的,日军以十五师团、十七师团及十一旅团各一部,接替了十二混成旅南浦部在长江北岸、运河沿线各据点的守备任务,由南浦亲率所部两千余日军及伪军杨仲华、李长江等部共约三万余兵力,正向盐城合围,与我军部直属部队、三师黄克诚部及一师二旅王必成部接上了火。敌人此次对我解放区的扫荡,意在配合当时希特勒德国在欧洲的进攻,是其扩大侵略战争的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

  华中局和军部提出了保卫盐城,保卫根据地,粉碎敌人“扫荡”的政治口号,要求全体军民投入到反“扫荡”斗争中去。刘、陈、赖(传珠)首长指示,一师部队(除二旅外)在苏中地区选择适当时机,发动猛烈攻势,向海(安)泰(州)线、南(通)如(皋)线及海安至东台间各据点进击,广泛开展游击战,钳制敌伪,策应苏北反扫荡斗争。这个部署,正与我们的意见完全吻合。

  苏中根据地党政军民遵照上级指示,积极行动起来了。主力部队、各地方兵团及大批群众自卫武装组织,迅速地在苏中敌后全面发动攻势。自7月下旬起,围困了泰州、泰兴、姜堰等城镇;攻克了天星桥、孤山、黄桥、季家市、加力、古溪、金沙、马塘、石庄等敌伪重要据点,毙伤日伪军数千人;袭击或破坏了南通、如皋境内的许多据点及东台至盐城的交通线,使敌人顾此失彼,陷入困境。进攻盐阜区之敌,终于在8月初被迫南撤。三师乘胜收复了阜宁、东沟、益林等地。日伪军北犯受挫后,于8月13日集中万余兵力转向苏中,进行空前规模的报复性大“扫荡”,先后占领李堡、茶、掘港、马塘等近十座集镇,袭击党政机关,抢劫群众财物。我主力部队分散游击,勇歼日伪军;群众武装主动破路拆桥、运输担架,有力地配合主力进行反“扫荡”斗争。

  在苏中、苏北军民的紧密配合下,历经四十三昼夜的第三次反“扫荡”斗争,作战一百三十余次,毙伤日伪军一千三百余人,俘日军十四名,伪军八百余名,击伤击毁日军汽艇三十余艘,终于取得了初步胜利。

第1页/共4页  首页 下一页 末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