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黄桥烧饼歌的由来
                    (一)

  自我江南指挥部率部过江,苏北顽、我斗争就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即正面交锋的阶段。韩德勤是蒋介石养在苏北的看家狗。他对我进驻黄桥,创建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根据地,以及部队的迅速发展,群众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抗日宣传开展得如火如荼,尤感如芒刺背。黄桥决战前,他就公开要挟:“新四军如有合作诚意,应首先退出姜堰。”妄图以此迷惑视听,并对我实力进行试探。殊不料,我以大局为重、忍让为怀,主动撤出了姜堰,交李明扬和陈泰运接防。

  这一着棋,是我坚持自主原则与以退为进的策略的巧妙运用,大出韩德勤意料,弄得他不知如何是好。粟裕同志后来扼要分析过这一情况,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让出姜堰,对我是‘一举三得’,既揭露了韩顽积极反共、破坏抗战的罪恶阴谋,在政治上赢得了社会各阶层的极大同情,造成我党我军完全有理的地位,又加深了苏北国民党军队内部派系之间的矛盾;还使我适时集中了兵力,在军事上对付韩顽的进攻处于有利地位。这些处置,是陈毅同志对党的斗争策略的杰出运用。”(《挺进苏北与黄桥决战》)

  陈毅同志对韩德勤这样的顽固派作过精辟的分析。他说,韩德勤很顽固,反共反人民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当年在江西“围剿”苏区的作战中就被我红军俘虏过,教育释放后,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更加反动。抗战以来,他又与我们打了几年交道,变本加厉,既凶残狡诈,又刚愎自用,一朝重兵在手,便毫不顾忌苏北人民的和平意愿及我军公平合理的主张。此时,韩德勤正在东台召开旅以上军官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进攻黄桥的计划。我们不能不“针锋相对”,一方面,更广泛开展统战工作,争取中间势力与社会舆论之同情和支持,孤立韩顽之流一小撮最顽固分子;另方面,充分发动和依靠当地人民群众,迅速作好迎战准备,予来犯者坚决回击。陈毅同志在退出姜堰时举行的民众代表大会上,作过一番精采的演说:新四军只求有利抗战、有利人民,虽血溅四野,万死不辞,为达到合作抗战之目的,愿让步退离姜堰,但求省方诚心履行诺言,不再逼人至入长江喝水的地步。在祖国的土地上,人人均有抗战御侮的职责和权利,不许中国人民抗战,那是决不能容忍的。如省韩必欲置我党我军于死地,则我只有起而自卫一途,也就是说,新四军退到黄桥后决不再退。为祸为福,只好待诸事实来作证明,我不忍再言了。

  陈总指挥的发言,真是掷地有声,闻者无不动容。朱履先先生当场代表大家发言说:“如果新四军退出姜堰,省韩还来进攻则是欺人太甚,万分无理,不但骗了新四军,也欺骗了我们,他必遭苏北人民所唾弃!”

  这里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我军在退出姜堰那天,通知李明扬部前来接防,我们暗示他可以趁此机会敲韩德勤一笔竹杠。“两李”照此办理,果然得到十万元。感激之余,他们将韩德勤下达的作战命令也送给我们,并声明决不参加内战,以示报答。为安抚陈泰运部,陈毅同志还吩咐军械库挑选了一百多支步枪和几挺轻机枪送给他们。李、陈欣喜之余,都深深感激新四军真心扶助友军的诚意。此事前文已提及,我之所以反复追述,无非是特别钦佩陈、粟两位将军的政治斗争艺术。

第1页/共6页  首页 下一页 末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