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丕呀,大不了就罢官嘛”——与周恩来
  陈丕显对周恩来十分敬仰,恰似学生对师长的敬重之情。他曾在一篇回忆周总理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我和我的许多同辈人一样,越来越感觉到:周总理是参天的大树,我们只是在他的浓荫下生长的矮小灌木。周总理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辈,我们只是在他的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后人。周总理是德高望重的师长,我们只是在他的领导和指引下担负一定工作责任的学生。”“回顾我自己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也可说凡是重要历史时期和转折时刻,无不得到周总理的教诲,无不感受到他的强大精神力量的影响。”

  1932年,丕显首次见到周恩来。那时,丕显在福建省团委工作,年仅16岁,而周恩来已经是备受敬重的党和军队主要领导人。第二年,丕显调到瑞金的少共中央工作,周恩来是中央军委领导人,两人经常有机会碰面。抗战初期的1938年、1939年,丕显先后在武汉、延安见过周恩来。周恩来对同志特别是对青年同志循循善诱,平易可亲,在严酷的斗争环境中泰然自若,不知疲倦地为党和革命事业工作,这些都给丕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中国成立前后,丕显与周恩来保持着紧密的工作关系。无论是在苏中、华中工委,还是在苏南、上海市委工作,丕显都是从周恩来的讲话、函电和指示中,领会和了解很多党中央、毛泽东的决策和教导,都坚决遵循周恩来传达或作出的部署和决定做好各项工作。

  1966年春,丕显被确诊患了鼻咽肿瘤,得到了周总理的亲切关怀。周总理亲笔复电指示确定丕显的治疗方案,嘱咐丕显安心静养,并在出差路经上海时与小平同志一起专门到医院探望。

  “文革”期间,身处逆境的周总理为了尽量减少动乱造成的损失,宵衣旰食,呕心沥血。同样身处逆境的丕显,面对林彪、江青一伙的威逼利诱不为所动,而一闻知总理的召唤,就马上行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昆山事件”发生之后,重病中的丕显闻知中央决定要他出来工作,整顿铁路秩序,总理还直接给他打电话作指示,当即赶往上海北战开展工作。

  1967年元旦凌晨3点多,总理打电话给丕显,首先对丕显的健康表示关心:“阿丕,你身体好吗?”丕显回答:“身体还好,可以坚持工作,有什么任务,总理您就下命令吧!”总理忧虑地询问了有关“昆山事件”的情况,并说:“中央决定要你出来工作。‘昆山事件’要尽快解决,上海一定不能乱,南北铁路交通一定不能中断。”尽管丕显当时身体尚未康复,政治形势又那样险恶、复杂,但他知道总理也处境艰难,心甘情愿为敬爱的总理分忧,所以丕显真诚而坚定地对总理说:“我听从总理指示。我们正在做工作,力争明天通车。”在电话里,丕显还向总理倾诉了自己几个月来对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的疑惑、苦闷和委屈,越说越激动,一时竟说不下去。总理十分坦诚地对丕显说:“阿丕,这些问题我很难回答你啊。但有一条,大不了就罢官嘛。没有罢官之前,照样工作……”

  不幸的是,这次通话成了两人最后一次谈话。丕显从此投身到与林彪、“四人帮”一伙面对面斗争的前沿阵地,与丑恶势力作不屈不挠的坚决斗争。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