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丕呀,肯定不会服的”——与刘少奇
  陈丕显第一次见到刘少奇,是1931年在中央苏区瑞金。当时,少奇同志是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的委员长,是一名久经考验的革命家;丕显在“少共”中央儿童局工作,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随后近四十年的岁月里,这一长一少两位同时代革命家的命运紧紧连到一起,他们同呼吸,共患难。

  丕显很了解少奇同志。在不少人的印象中,少奇同志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似乎很严肃,不好接近。其实,少奇同志这个人你接触越多,越熟悉,就越觉得他可亲、可敬,平易近人。正因为如此,无论战争年代在苏中、华中根据地,还是解放以后在无锡、在上海,丕显一直不称他“政委”或“书记”,也不称他“委员长”或“主席”,总是习惯地称“少奇同志”,一叫就是几十年。

  少奇同志也非常了解“阿丕”。在“四人帮”日益横行的1967年,上海多次召开批斗陈丕显的所谓“电视斗争大会”,小报登出了许多诬陷攻击材料。王光美同志听说后就问少奇同志:“这样搞法,陈丕显同志会服吗?”少奇同志语气坚定地说:“阿丕呀,肯定不会服的。”

  解放初期,丕显在苏南工作时,少奇同志全家来无锡,与丕显全家一起欢聚、合影,两家关系甚为密切。五六十年代,少奇同志经常来上海,对上海的工作有过很多指示,而丕显作为上海市委主持常务工作的领导,与刘少奇接触最多。上海“一月风暴”之后,丕显被打成“刘少奇在上海的代理人”、“上海头号的走资派”。少奇同志与丕显的合影也被当成一条批判丕显的“罪证”。少奇同志得知这些情况,非常痛心。他曾多次表示,责任他一人承担,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而丕显同志面对“四人帮”的残酷迫害甚至强加的八年牢狱之灾,从未屈服折腰,他不愧为少奇同志“在上海的代理人”称号!

  丕显获得重新工作后,念念不忘在内乱中含冤去世的少奇同志。在湖北任省委第一书记期间,丕显专门接少奇夫人和子女来鄂相聚,以此缅怀与少奇同志同甘共苦的难忘时光。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