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丕显谈对项英的评价问题



  现在一些对皖南事变及对项英发表各种看法的文章,不外乎有这么几种态度:一种是把项英大骂一通,说是右倾机会主义;另一种是尽力回避、不提;还有一种是说项英冤枉。目前,对项英本人、对皖南事变,我还没有看到中央最后的结论。项英总还是一个革命家吧,总还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吧。他是个烈士,是牺牲在敌人(叛徒)屠刀之下的,否则怎么会埋葬在雨花台呢?1941年1月皖南事变以后,大约在2月间,中央发过一个文件《中央关于项袁错误的决定》。当时陈老总还说过,“他项英那样五心不定,将来必定要输得精光。”项袁的问题不是孤立的,还牵涉到长江局王明的错误,是受王明错误路线的影响。据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李一氓告诉我,皖南事变发生前夕,关于军部何时转移,走什么路线等等,都是经过中央批准的。当时李一氓是管电报的。

  据说,当时中央在军部如何转移的时间、路线上给了项英等一定的机动余地。他的许多下级当然是有意见的,因为事变中损失实在是太大了,那么精锐的部队被打垮了,至少使后来的发展损失一个兵团。对项英的另外一些意见,就是皖南事变前,他迟迟不把集中在军部周围的许多主力部队、干部向各方面分散。但他也不是一点都未分散,叶飞的老六团不是东进了吗?后来与管老的挺纵合编了;陶勇也带了老四团一部到了江北天、六、仪、扬地区;东南局青年部当时是我带的,1940年4、5月间就到了苏南;东南局的组织部、宣传部也都北上了,所以,情况是很复杂的。项英当时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他一是想在国民党三战区顾祝同那里弄一部分军饷、枪弹;二是他总迷恋闽、浙、赣地区,想向南边的老苏区发展,这些也都是事实,所以项英是有错误的。我曾写过一个小册子叫《赣南三年游击战争》,在主力红军长征以后,我们留在老区坚持的三年中,也是很有体会的。项英这个人就是过分谨慎,胆太小,当然后来他还是与陈老总合作起来了,是革命的。所以,在那本小册子中,对项英总的方面还是给予了肯定。

  1940年5月4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给东南局的指示中(见毛选合订本711页)是批评了项英的,但五四指示的最后一条说得很清楚:“(八)此指示,在皖南由项英同志传达,在苏南由陈毅同志传达。并于接电后一个月内讨论和传达完毕。对于全党全军的工作布置,则由项英同志按照中央方针统筹办理,以其结果报告中央。”这个指示说明,当时中央一方面批评了项英的错误;另一方面对项英还是信任的。1940年10月,我们在苏北黄桥打了大胜仗,歼灭了国民党顽固派一个军,对此,项英也是很高兴的,并没有反对黄桥决战嘛。

  最近新编的军事人物传(征求意见稿)中,在评价项英时,说项英同志是个军事家。这一说法,中央的同志就不大同意。他打了那么大的一个败仗,是什么军事家呢?说他是革命家、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烈士,这总还是可以算的,可能比较恰当,如果说是军事家,恐怕就欠妥了。虽然项英在中央苏区时期,曾在中央军委负责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也是在王明错误路线时期),但他毕竟没有指挥过什么漂亮的重大战役,这是人所共知的。



  (摘自《党史资料征集通讯》1985年第11期)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