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儿童团长”

张九九(张鼎丞之女)

  阿丕叔叔特别喜欢小孩。每次看到我们,他总是表露出非常高兴的神情,常对我们高喊:“快过来,我是儿童团长,听我的!”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我们过得非常开心。

  我听父亲讲过,阿丕叔叔真的做过“儿童团长”,而且当“团长”那会儿很了不起,一呼百应。阿丕叔叔曾先后担任共青团福建省委儿童局书记、共青团中央儿童局书记等重要职务,是一名深受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喜爱的“红小鬼”。

  阿丕叔叔与我父亲是福建同乡,两位父辈的情谊非同一般,我们两家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一直把阿丕叔叔看作是自家人。阿丕叔叔比我父亲年轻18岁,但这丝毫未影响他俩数十年的亲密交往。

  解放后,我父亲先是任福建省委书记兼省人民政府主席,后来又调北京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职。阿丕叔叔先是任苏南区委书记,后又调上海任市委书记。两人尽管长期不在一个地方工作,但见面、长谈的机会仍然很多。阿丕叔叔一直视我父亲为革命前辈,对他非常尊重。阿丕叔叔每次到京开会,一定要来看望我父亲。我父亲到上海出差,阿丕叔叔也一定会来探望,嘘寒问暖。

  在那个政治剧烈动荡的年代里,我们两家来往非常多,感觉格外亲。我因背上了反对江青的罪名,被开除军籍、被通缉,不得不东躲西藏,曾经有一段时间住在阿丕叔叔家。当时,阿丕叔叔和小谢阿姨被困囚禁,两个儿子小津和东祺都在外地接受劳动改造,家中只剩下幼女小龙一人,孤苦伶仃。我担心小龙的安全,就领着她到处跑。我们曾经到过江西等革命老区,冒雪爬庐山,上井岗山、黄洋界,每天步行几十里,吃了很多苦,但深深体会到了父辈们舍生忘死闹革命时的艰辛。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把小龙接到了北京,住在我们家里。叶帅与阿丕叔叔的交往也非同一般,小龙在叶帅家也住过。小津为解救父亲,四处奔波、活动,也经常找我这个大姐姐商量。阿丕叔叔获得自由后,为了能够落实组织关系和工作,小津要进京送信,我认为送信没有用,但信还是送出了。没想到在小平、耀邦叔叔等人的帮助下,阿丕叔叔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阿丕叔叔刚调到北京等待分配工作时,住在万寿路的中组部招待所,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常去拜访。我父亲当时有病在身,赋闲在家,阿丕叔叔非常关心,也经常来我家探望。两位父辈久别重逢,无话不谈,心情十分舒畅。

  与我父亲一样,阿丕叔叔对闽西家乡人民满怀深情,时刻惦记着家乡的经济建设。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上杭地区饿死了很多人,而当地领导却在粉饰太平。阿丕叔叔回乡做调查研究时得知此事,立即向中央和福建省委报告真相,并从福建、上海紧急调粮支援。此事后来被“四人帮”当作打倒阿丕叔叔的一大罪状。闽西人民还清楚地记得,每到家乡经济发展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得到阿丕叔叔的鼎力相助,送机床、建学校、修路、建电视转播台……他把党的恩情挥洒到了曾为保存中国革命星星之火作出巨大牺牲的革命老区人民心中,为党旗增添了光彩。

  阿丕叔叔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对我们的谆谆教诲仍时时萦绕在耳边,他的纯真品质和高风亮节已深深根植于我们的记忆之中。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