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革命者

陈丹淮(陈毅之子)

  在我的印象中,阿丕叔叔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一直到解放前,他都始终没有离开过华东地区,与同在这里战斗的我父亲陈毅、谭震林等老一辈革命家们结下了非同一般的友谊。

  与其他老一辈革命家相比,阿丕叔叔参加革命时年仅13岁,只是个学徒,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后来也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留过学,但他经过长期在革命实践中勤奋学习,一步一步在成长为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尤其是他后来在名流汇集、文化荟萃的上海市担任市委第一书记,与各界人士融洽相处,足以证明阿丕叔叔有他的天赋和特点。

  新四军刚组建时,阿丕叔叔在皖南军部工作,我父亲在苏北的一支队任司令员。1940年6月,阿丕叔叔受中共东南局委派,到茅山巡视工作,见到了我父亲。他了解到苏南的太湖地区刚开辟不久,工作头绪纷杂,便主动提出暂留下来帮助我父亲开辟新的抗日游击区。适逢黄桥决战前夕,我父亲手下正缺干部,欣然同意。9月中旬,中共苏北区委员会成立,我父亲兼任书记,阿丕叔叔任副书记,两人首次以正副职名义开展工作。三个月后,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我父亲任代军长。从此,阿丕叔叔在江苏扎下根来,从苏南战斗到苏北,一直到解放战争结束。

  解放后,我父亲成为上海市首任市长、市委第一书记,阿丕叔叔在无锡任苏南区委书记。1952年3月,中央根据我父亲的提议,调阿丕叔叔到上海任第四书记并代理第一书记。阿丕叔叔向我父亲报到,我父亲非常高兴地说:“阿丕,想不到我们又在一起工作了。”当时,上海市聚集了一批革命经验丰富、文化水平高的领导同志,有的领导长期做党的地下工作,在全国赫赫有名。阿丕叔叔对在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大城市担当主要领导工作有所顾虑,我父亲便鼓励他勇挑重担,大胆实践,边干边学。此后,他们又共事两年,相互信任,呕心沥血,为上海的经济恢复与发展担负起导航的重任。

  我父亲曾对我们回忆起在上海工作的那段经历,并认为那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一段时间。在那里,他充分发挥其卓越的领导才能,为党和人民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也结交了很多的朋友。我想,这一定与阿丕叔叔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和副手有关系,阿丕叔叔也一定有同感。

  由于长期在一起战斗和工作,两位父辈的感情非同一般,我们两家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记得我小时候在上海那段时间里,父母经常在节假日带着我们去一个小礼堂看电影和戏剧,在那里经常可以看到阿丕叔叔全家。两位父辈及两家人融洽相处,一切似乎很自然、很平常。“文化大革命”暴发后,包括我父亲在内的“三老四帅”们大闹怀仁堂的“二月逆流”事件,把父辈们之间生死与共的真挚情谊和爱憎分明的浩然正气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我父亲被打倒后,仍十分关心着阿丕叔叔的安危。“昆山事件”发生后,丕显叔叔在周恩来的召唤下挺身而出,公开站到了“四人帮”的对立面。我父亲一看到他出来工作的消息,便痛心疾首地说:“唉,又倒了一个。”

  父辈们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们之间生死相依、荣辱与共的真挚情感仍在延续,他们的高尚人格和优良作风给了我们这一代人最强烈的震撼。这一切美好的东西,必将代代延续、承传下去!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