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爷爷

陈珞珈

  编者按:作者陈珞珈,是陈丕显同志的孙女。写这篇悼念爷爷的文章时,她是北京师范大学试验中学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本文发表在1995年10月19日的《文汇报》第七版。  


  爷爷陈丕显生前曾经在上海工作过很长时间,在上海度过了艰难的十年“文革”,为上海付出了大半生的心血,他希望自己能够溶入黄浦江水,永远与上海人民在一起。

  周围的云层很浓很浓,机舱里最抢眼的是盖在爷爷骨灰盒上的那面鲜红的党旗——被黑色与白色衬托着。气象报告,今天上海的气温骤然下降了7℃。

  当爸爸捧着爷爷的骨灰盒走出飞机的时候,巨大的雨点倾泻下来,等侯在机场的人们身上都被打得湿透,体弱多病的奶奶冒着大雨陪着爷爷走下飞机,我们在雨中默默地站成一排,告诉爷爷:“上海到了”。过去,爷爷每年到上海,我们都是这样说的。每次来,爷爷总要亲自去看看上海新建的高楼,新修的公路,亲身感受一下上海人民生活中的新变化,这次也不例外的。

  爷爷躺在病床上的一年多来,心里常惦记着建设中的高架桥,——上海的交通问题一直是爷爷最关心的事。——今天特地绕到高架桥那一带,好让他了却这桩心事。雨一直在下着,在这段非常漫长而又十分短暂的路程中一直在下着。

  吴淞口是爷爷最后安息的地方。船缓缓地在黄浦江上行驶,风无情地把所有人的心境吹乱。我们登上船头,伴着心中的哀乐和风中的哭声,看着爷爷的骨灰随着白色的花瓣顺风飘入江中,心中终于意识到——爷爷去了,永远去了。

  江水流得更急了,天上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但脸上却仍感到水珠的滑动。爷爷越走越远了,我们所能给他的东西似乎没什么了,可爷爷呢,他留给我们的却很多很多……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