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丕显年谱(1916—1995)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1966
  1月25日 出席市科技大会并在午餐会上发表讲话。

  1月26~28日 上海市科学技术人员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大会举行。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委负责人陈丕显、曹荻秋等出席大会。会议期间,陈丕显、曹荻秋等会见了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中作出显著成绩的部分科学技术人员孟庆元、周勤之等,同他们进行了亲切交谈。

  1月27~29日 先后召开华东局和市委、市人委机关部分干部子弟大学生30多人,中小学生300多人参加的两次座谈会,和他们亲切谈话,强调指出:全党都要关心培养下一代。

  1月28日 出席上海警备区第四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并作时事报告。报告主要内容为:一、国际形势。二、备战问题。三、党委领导的几个问题等三部分。

  2月10日 应中共中央邀请前来我国访问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在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宫本显治率领下,乘我国“红旗”号轮船到达上海。中共中央华东局、中共上海市委负责人陈丕显、魏文伯等前往码头欢迎。晚上,陈丕显举行宴会,欢迎以宫本显治为首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宴会后,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出席了为他们举行的文艺晚会。

  同日 主持孙中山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上海分会第一次会议并讲话。

  2月11日 宫本显治和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全体成员,在中共中央委员刘宁一,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丕显等陪同下,参观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址,访问了杨树浦发电厂和永鑫无缝钢管厂。晚上,宫本显治等由刘宁一、陈丕显等陪同,出席了文艺晚会,观看了京剧现代戏《奇袭白虎团》。

  2月12日 宫本显治等由刘宁一、陈丕显等陪同参观了重型机器厂、造船厂和上海博物馆。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彭真,在上海宴请宫本显治率领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陈丕显、魏文伯出席宴会作陪。

  2月13日 中共上海市委举行文艺晚会,招待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在晚会上,日本共产党代表团团员藏原惟人、米原昶、上田耕一郎等在康生、刘宁一、陈丕显陪同下,观看了上海舞蹈学校演出的芭蕾舞剧《白毛女》。

  2月14日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宫本显治和由他率领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离开上海,前往广州。陈丕显、魏文伯等前往机场欢送。

  2月16日 陈丕显、魏文伯邀请上海市书法、绘画、篆刻有关专业工作者座谈。

  2月 患初期鼻咽癌住院治疗。陈毅闻讯十分焦急,经常询问病情。5月,周恩来、邓小平赴医院探望。

  2月 经中共中央批准治疗,休息一年,由曹荻秋代理其职务。

  5月4~26日 中央在北京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通过《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揭开帷幕。

  5月28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通知,康生任顾问,陈伯达任组长,江青、张春桥等人任副组长。

  6月10日 上海市召开“文革”动员大会,一批专家学者作为“牛鬼蛇神”被批判。

  6月 出院,开始在西郊休息。

  7月8日 上海市委向中央写了《关于当前工业生产情况的报告》,提出“要把文化大革命作为推动各项生产业务工作的巨大动力”,得到中央批转后,市委采取措施使局势趋向稳定。

  8月1~12日 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写了《炮订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全会通过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上海根据中央指示,撤离了所有工作组,局势重新动荡,红卫兵组织一哄而起。

  10月9~28日 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提出“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口号。会后毛泽东的大字报公布全国,使各级党组织陷于被动。会议期间,陈毅应华东各省市委第一书记之请,宴请了他们,陈丕显、江渭清、叶飞、李葆华、谭启龙等人参加了宴请。陈毅心情沉重地说:“让我们干了这最后一杯!我保不住你们了,你们各自回去过关吧。如果过了关,我们再见;如果过不了关,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回到上海,陈丕显即被造反派揪斗。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江青两次请陈丕显、谢志成吃饭,企图拉拢,但未成功。

  11月9日 上海造反派组织“工总司”成立,王洪文任“司令”。上海市委拒绝承认该组织。

  11月10日 王洪文煽动上海造反派制造“安亭事件”,被张春桥加以利用。

  11月21日 上海市委被迫接受“工总司”要求。

  12月29日 王洪文等指挥造反派制造“康平路事件”,发生大规模武斗,为造反派夺权铺平了道路。

  12月 上海造反组织冲击《解放日报》社,使社会动乱加剧,上海市委处境更加困难。

  冬 因“安亭事件”而怒斥中央文革小组的两面派做法。遂后,上海开始出现炮轰陈丕显的大字标语。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红小鬼阿丕网站 电话:010-68053427 京ICP备06056181号